如果不是生活不尽人意,又有谁会流浪天涯

iNote-
<iframe
  frameborder="no"
  border="0"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width="330"
  height="86"
  src="//music.163.com/outchain/player?type=2&id=22627729&auto=1&height=66"
></iframe>

弗恩离开石膏小镇,驾长车开启公路之旅。

当她在露天荒野小解时就已经预示着旅途的艰辛,饥寒交迫、车辆抛锚是家常便饭。

打短工,捡垃圾、洗厕所、收甜菜获得微薄的收入占据着这个行者的大部分时间。

白天偶有的小憩也用来与游牧民交换生活用品,学习野外生存技能。

每天最惬意的是暮夜提一盏明灯,与游牧民围坐荒野,分享彼此的故事。

没人分享快乐的故事,好似快乐的故事从来没有在他们身上发生过。

没有一个游牧民不是在踏上旅途之前做了一番挣扎的,没有一个游牧民没有悲伤故事的,没有一个游牧民不是心存遗憾的。

有人尝试重回社会,有人尝试回归家庭,也有人与自然同归于寂。

无论选择如何,每个人都是事实上的无家可归者。

长期的流浪、生活拮据、日子紧巴,使他们变得敏感、易怒、冷漠,已经无法与人沟通了,除了游牧民。

虽然朋友、亲姐妹、恋人都乐意为弗恩提供一间房屋,但她觉得那是寄人篱下。

只有那个原本荒凉,现在更荒芜的家,才是自己的家。

但那个门外的荒野才是自己真正的家。

如果不是生活不尽人意,又有谁会流浪天涯。

这是我从《无依之地》看到的。

发表于2021-02-13, 更新于2024-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