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自己都去打工了

iNote-老板自己都去打工了

置顶:坚决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五一假期后,工作实际只有三天,但感觉时间很漫长,概因五一前,把各种安排都以“等疫情过去”和“等五一后”为由推到了节后。不曾想,节后高层明确“坚持动态清零不动摇”,甚至把亚运会等赛事都推迟了。造成很多事情仍然无法现场推进。不得已又改回线上。先后与印尼、青岛、西藏客户做线上沟通,闲聊之余了解到,印尼已经完全解除疫情管控,人们纷纷跑上大街庆祝开斋节。国内各地防疫仍层层加码,越基层越严格,动则就要全域静止。唐山农民甚至要偷偷在夜里下地干活,农民种点粮食真不容易。

粮食安全问题事关每一个人,虽然一直强调粮食安全要实行“四级首长负责制”,但好像又只有最高层重视,特别是今年春季,各地农事纷纷为疫情让路,严重影响农业生产。县委书记考量之下,选择疫情管控而不是抢农时,大概因为管辖范围内疫情管控不牢,帽子不保。而粮食是全流通,短缺的话全国都短缺,我这里种不种,种多种少无所谓,全国老百姓没粮食吃,也不是我县委书记的责任。

全球各大机构和政府普遍预计会有全球性的粮食、能源危机,另外,全球主要股市也都很惨淡,大家分析原因无外乎美联储加息缩表,疫情导致全球供应链中断,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三个原因,我观察到的情况是无论经营者还是消费者预期都降低了很多,大家普遍降低投资消费预期以抵御可能到来的风险。

首先是企业市场需求严重不足,不得不停止业务扩张,裁员或者减少研发投入,最明显的是去年电子元器件供需两旺,今年则是有供给,没需求,去年囤货炒元器件的,很多都砸在自己手里,现在即使亏本销售,也没客户,确实是没需求啊。如果经济无法回升,这种传导效应会扩散到更多行业。

二是居民压缩家庭开支,市场主体没办法盈利则企业员工也无收入,不得不主动降低消费预期。五一期间到4S店保养车子,在汽车销售大厅坐了一上午,竟然没看到一个来买车子甚至咨询的。另外今年野营很火,只要有草坪的地方就会被占领。一家人一顶帐篷在草地坐上一天,时间也就过去了,没有餐饮消费,没有酒店住宿,甚至连民宿也不需要。还有,今年五一黄金周没有看到一个人山人海的热门景点,泰山、黄山、西湖都静悄悄地。旅游业不可谓不惨淡。今年初到某市朋友公司拜访,谈完正事,我提出想到他们这某知名景点看看,朋友让一位内勤大姐开车带我去,路上聊起来才知道,大姐原来和丈夫经营着一家有十几人都旅行社,专接到本地景区打鸟的摄影师团,摄影师有钱有闲,到一个打鸟点半天不挪窝,特别好带。疫情后,客流没了,旅行社也就解散了。老公开专车,自己在朋友这做内勤。那天在景区,大姐给我讲解的特别认真专业,很显然她仍爱着这份职业。

老板自己都去打工了,员工境遇可想而知,更可怕的是今年还有1000多万新增大学毕业生,经济景气时都不一定有足够的传统岗位容纳这些人,何况现在。最早制造业是接纳就业最大蓄水池,后来是互联网大厂,今年年初大厂纷纷要“优化”员工,毕业生很难进去,即使进去一般也是被不怀好意的主管拿来当未来“优化”对象的。有些有想法的年轻人开始主动灵活就业(自谋生路),做外卖小哥、直播、播客、空投猎人。也许这群人未来永远都不会去找一份福报满满的996工作了。

这些人因为没有固定工作单位,固定工资,没有单位为其缴纳五险一金,便不会在国家金融体系中有信用,也就不会享受到中心化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授信服务。幸好,以区块链为底层驱动的DeFi正在快速发展,而且空投猎人们从一开始就广泛参与到DeFi之中,未来,他们在去中心化金融世界的信用远高于在央行的信用。

发表于2022-05-09, 更新于2024-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