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胡同

如果有一天,北京的胡同消失了,那些寄居在胡同里的人们只能逃离北京,北京的夜将更加寂静,不仅是夜,白天可能也不会再那么繁华。随着通州城市副中心,雄安首都非功能区的建设完善,北京这座城市是否会空心化,现在还无从而知,但是会有更多普通的劳动者跟随这些非首都功能的企业、学校转移到通州、雄安等地,胡同必然也想北京的大街一样,走向寂静。

北京胡同

胡同是北京的特色,胡同文化甚至已经走出北京,影响到黄河流域很多地方的城乡建筑格局。但是,只有北京的胡同有名气。无论故宫、天坛、雍和宫等规模宏大的古建筑为北京增添多少文化底蕴,鸟巢、水立方、大裤衩等现代建筑把北京打扮的多么光彩夺目,少了胡同,北京就少了太多烟火气,北京的胡同就像印度孟买达拉维、肯尼亚内罗毕基贝拉、墨西哥城店曲达德内扎的贫民窟一样,让人多了些亲近感。

我对北京是没有太多好感的,一到夜晚,道路两旁耸立的大楼漆黑一片,找个吃饭打尖的地方都没有,这时候,只要走进胡同,就可以在七拐八绕后,找到一家面馆或小吃店。自不必去在意卫生和口味,因为北京没有美食,所有的食物就一个味,咸;更不用担心价格,因为这些小店多数就是为北漂、外来务工人员准备的,价格公道,保证吃饱。

北京胡同

北京越是繁华的地方,胡同越多,随着周边地标建筑越建越多,胡同的价值也水涨船高,后来政府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再去拆除这些胡同。于是阴仄的、拥挤的、脏乱差的胡同成为管理者眼中的城市之疤,但他们确是底层民众的港湾。入夜,当空空的马路一片寂静时,胡同里还是一片热闹,这时候,出租车师傅、快递小哥刚刚下班,聚在胡同里的小店中,要一瓶二锅头,点三四小菜,约五六好友,酒过七八循、闹到九十点,消除一天疲惫。

如果有一天,北京的胡同消失了,那些寄居在胡同里的人们只能逃离北京,北京的夜将更加寂静,不仅是夜,白天可能也不会再那么繁华。随着通州城市副中心,雄安首都非功能区的建设完善,北京这座城市是否会空心化,现在还无从而知,但是会有更多普通的劳动者跟随这些非首都功能的企业、学校转移到通州、雄安等地,胡同必然也想北京的大街一样,走向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