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真的很奇怪。

现在的我是2年前吹的哪个牛中的我。2年前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天气异常的冷,回到北方老家第二天就感冒了。在村里的小诊所,遇到了同村小学同学阿生,阿生老爸是上门女婿,常年在渤海一处码头做码头工人,一年到头回不了一次家。家里姥爷、姥姥都是阿生妈妈一人照顾,这次阿生回来是姥爷病的严重,老人家已经放弃治疗。他来诊所把以前的医药费结掉。阿生姥爷是村里有名的先生,写的一手好字,为人也和蔼,小时候都喜欢去他家玩,墙上挂满了字画。阿生打小在姥爷的调教下,小学就写的一手楷书,记得五年级临别赠言,就已经可以用行书在我的烂本子上给我留下了“我们的友谊长存”的字句。我当时还以为是同学临别赠言,还笑他小题大做,因为我们初中还是会在一起。后来才知道,当时因为是上门女婿的缘故,他家受家族其他人排挤,要搬会爸爸的老家。没想到就此一别到如今已十五年没见。后来我春节回家,陆续听我妈说,阿生家在爸爸老家也受排挤,加上姥爷姥姥还是喜欢住在自己村里,又搬了回来,但不是住在原来的院子,在村里租住了另一处小院。

这次见到阿生,双方表情都很平静,毕竟在诊所里。阿生说他现在在海南,做广告设计,高中毕业后读了一个艺术院校,工作难找,辗转到了海南,现在已经在海南安家,平时喜欢写写字,做作画。我说你很好,还是小时候的爱好。现在做农业项目投资。

他笑笑说你也算是实现理想了。记得3年纪第一篇作文“我的理想”你写的要做农民,要种出10斤一只的玉米棒子。语文老师谢三都笑你,没出息,还要做农民。

我说是啊,我到了高中二年级,心里还是要做农民,高三填志愿,爸妈、老师都不让填农业大学,我赌气,七个志愿,倒数第二个填了城阳农学院,结果,就真的去了那里。去了才知道全国唯一一个在小县城中的大学,跟高中一样,唯一的美景是学校周边被梨园围着,花儿盛开的季节像下雪一样。大学临近毕业,还找不到工作,其实学校里面也没有人找工作,大家都和我一样,调剂过来的,憋着一股劲要通过考研这条路,跳到名牌大学去。我到没有想着要再去读个研究生,因为我还是很喜欢和庄稼打交道的。而且我读的是昆虫学,你知道我们以前逃课去山芋地里抓的”油子”学名叫什么吗。螽斯,多文雅的一个名字。还有我们吃的阮枣学名是“君迁子”。我是越读这个大学,越觉得好玩。大三,忽然听人说,班花要考浙大的研究生,才知道浙大也有农学。我想既然班花去浙大,如果我考上,肯定会跟班花走的近些。说不定还能成就姻缘。我也就报考了浙大,结果班花没考上,全专业除了我也没一个人考上。就这样,我就去了浙大,读了两年研究生,现在毕业在一家公司做农业投资。

其实我是心里虚荣,名牌大学农学专业也不好找工作,2年前毕业,找不到工作,我是在做农药业务员,每天跑农村。为了体面,说自己在做农业投资。

这几天,忽然又了离职的冲动,真的跳槽到了一家投资公司。

2年前吹的哪个牛啊,你真的来了!

是不是要吹个更大的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