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昨天七夕,街上看到几个拿着玫瑰花的年轻男女。

今天早晨隐约想起“牛郎织女”故事中,牛郎偷了下凡洗澡的织女衣服,织女回不去天庭,才嫁给牛郎的。顿时,觉得这牛郎就是耍流氓啊,而且还犯偷窃罪,我大中华怎么会有这样的糟粕的民间传说。是不是河南淇县偷西瓜的宋某、办案的民间都是受牛郎织女故事启发才认为偷西瓜不是偷,是摘。于是,想写篇文章批判一番。

在查阅资料时,才发现牛郎织女故事有很多版本,无论那个版本都不是简单的牛郎耍流氓偷织女衣服,多数版本通过前世姻缘和老牛说话两个关键节点为后面牛郎偷拿织女衣服做足了铺垫。而我记忆中的牛郎织女的故事是情节最简陋,存在明显bug的版本。

反思

这民间传说,偷瓜群众,摘瓜民警批判不了,还是反思自己吧。

小朋友经常会炫耀,我爸爸说某某事如何。成年人不会把我爸说,我妈说挂在嘴边,但在底层逻辑中任然保留着这种父母权威,认为父母说的都是对的。特别是一些生活常识、历史典故。

思维固化、自以为是本质是经验主义,我们说话做事都是以自我价值观,思维框架和知识储备为基础的。而这些东西的最初来源却不一定正确,比如民间传说多数来自小时候听到的故事或看的小人书,因为故事本身或自己记忆的差错,导致自己的记忆与事实不相符。又因为这种故事太过普通,在以后漫长的生活中,我们很少去更新,导致自己记忆的一直是错误知识。

修炼

大不自多。谦虚谨慎,兼容并包不是空话套话,是实实在在的道理,只有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意识到我们的记忆会出错,才会保持做事谦卑,说话严谨,谦虚好学的作风。

尽信书不如无书。不管眼见的还是耳闻的,不论是父母讲,老师教的还是书本学来的,知识本神可能就是错误的。对于一个概念或事件最好找到源头,顺着发展脉络理清楚,多方资料交叉比对,尽量避免听信一家之言,努力还原事件真相。特别是社会科学,历史都是有胜利者书写的。

定期更新。知识本身会向前发展,特别是天文学、信息技术、生命科学、医学等自然科学,颠覆某个科学理论不常见,但是技术却不断进步,比如白血病五年存活率已经从1960年代的14%上升至2007的64%,但是在很多人的思维,白血病还是不治之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