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读《原则》,瑞·达里欧的一个重要观点是,要保持极度开放,保持极度开放的前提是要知道自己知道什么,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即要自我觉察能力。

自我有两个层次,高层次的自己和低层次的自己。情绪、恐惧、本能、第一反应是低层次的自己。自我觉察、理性、反省是高层次的自己。高层次的自己需要刻意保持,才能发挥效果。

习惯与自我察觉是一对矛盾体。习惯成自然,一些不良习惯,不跳出自我很难察觉。

  • 每天早早到公司,路上计划着一天的工作,打开电脑后,却无意识的点开熟悉的网站,浏览一番。
  • 工作过程中,时不时看看手机。
  • 工作工程中,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概念,顺手点开网页就要去检索。
  • 完成一个小的工作节点就要停顿一下,喝口水,查看手机。
  • 与人交谈,不礼貌的打断别人。
  • 要减肥,就餐时还是给自己加了鸡腿。
  • 手头工作一大堆,仍要先刷微博,朋友圈,才开始工作。
  • 拿起手机要联系某个人,却不自觉点进朋友圈。
  • 立志睡前要读半小时书,却刷抖音到深夜十二点。
  • 写作总用固定句式,固定词汇。
  • ......

所有这些都如慢性毒药一般,不见其毒,日有所蚀,需要把自我觉察打造成一款超高灵敏度的传感器,时刻监测自我,在不良习惯有苗头时,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

习惯如一坛老酒,需要经过长时间的发酵,好习惯日积月累会酿成好酒,坏习惯日积月累自会腐败变酸。只有在发酵过程中,经常检查,才不至于等酒变酸才采取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