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瑞·达里欧《原则》,作者谈到要在公司建立极度开放透明的文化,以便于信息传递和对问题的广泛讨论,但是商场如战场,信息是制敌关键,在信息获取手段多样,信息传播迅速的时代,如何做到既保持开放透明,有利于组织高效运转,又不至于在敌人面前成为透明人至关重要。

在信息透明时代,要做到保密已经很难,如果自己还要到处宣扬核心机密的话,自己会成为透明玻璃缸中的鱼,任人观看。唯有把机密限定在基于利益关联的层级内,才能尽可能保守秘密。以公司为例,公司是营利组织,利益的最终受益者是股东,股东知情权最大,也最有动机保守秘密。管理层是公司重要信息的制定者,执行者和利益享有者,对保守秘密责无旁贷。

保密与情报是一对冤家,有保密机构就有情报机构,各类谍战剧已经把保密与获取情报演绎的炉火纯青,可以利用逆向思维多想想如何在敌特强烈攻势下做到完全保密。

保密不仅是保守已发生事件的秘密,还要保守尚未付诸实践的想法。保守尚未付诸实践的想法比保守已经发生的秘密更重要,也更容易,因为想法只有自己知道,就像《三体》中的面壁者,尽管三体人有可以用智子监事人类言语行动,却没办法监视人的思想。

密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要养成低调沉默,不炫耀的脾性,不要指望一个喜欢到处炫耀的大嘴巴保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