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爬上解百天桥,在四角经常见到四个乞丐。

一个年长的老者,一把三弦,眯着双眼,日复一日的拨动着单调的琴音,时而急促,时而平缓,时而能感受到十面埋伏的诡谲,时而能听到春江花月夜的轻扬。

一个二十多岁的同龄人,面部灼伤,只有一只手,握着麦克风,用并不合拍的沙哑嗓音伴着放音机的伴音,重复着郑智化的歌。

两个老太太,分立两角,半卧在石阶上,面前放一盘,内有三五硬币,口中念念有词。有时下雨,老者和年轻人总是不在,而两个老太太总是穿着雨衣依旧半卧在石阶上。

曾经看报道说北京某处有个磕头帝,日进斗金,比大多数施舍给他钱的人都要富有,有时邪恶的想这四个乞着是不是也比我们每个爬过天桥去新丰小吃解决午饭,去美邦买打折衣服的人也富有呢,也许吧,不管怎样,他们找到了一种存活在在世界上的技巧,剥去人类虚伪的尊严,一切都没面包牛奶更现实。

同是乞丐,每个人又有着不同博得人们眼球,获得别人施舍的技巧,凄凉的琴弦,励志的歌曲,老太太颤巍巍的可怜样子,都是很好的道具,无不利用了每个人心中的孤独,虚伪和同情心。同情他们岂不是也在寻找共鸣,同情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