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你真的幸运的,不用等一辈子,才干出自己的事业。

老白对平克曼说。

一语成畿,平克曼在老师的带领下,走上了一条本不属于他的路。

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吧!

大把的钞票砸向你。

钱,真是好东西。

你可以付小费让服务生把水壶留下。

钱也是致命的王牌。

一分钱难倒男子汉。

缺少一千八,就无法到达阿拉斯加。

没办法,关键时刻还是要靠父母

当小粉从父母保险箱里拿出爸爸的点二二和妈妈的小手枪时。

我就知道,小白有救了。

这是爷爷留下的传家宝。

面对磕过药的电焊工。

小粉稳扎稳打。

干净利落,不带一丝怜悯。

拿的我的都要还回来。

可惜,电焊工到死都不知

小口径女士手枪要了自己的命。

这就是命。

在宁静的阿拉斯加荒野上,

蛇头对平克曼说,恭喜你,没有几个人能够重新开始。

多么深刻的领悟。

经历深洞窖养的小粉,已经不是当年的高中毕业生。

他已经成长为真正的杰西·平克曼。

宇宙带你去那,你去那。

简对杰西说

阿拉斯加,平克曼最后的归属地。

恭喜你,德里斯科尔先生。

这是他应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