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尔·吉布森导演的《启示》,用简洁的故事讲述了16世纪末,丛林小部落战士虎爪逆天改命,保护妻儿的故事。

本来虎爪的部落过着宁静的丛林生活,而住在城邦中的玛雅贵族却把丛林部落抓来做奴隶、祭品和妓女。

正是有了无数虎爪这样的奴隶,玛雅才能在南美洲热带丛林建立起繁盛千年的城邦、建立自己的文化、语言和符号。但所有这些都是建立在血腥奴隶制基础上的原始野蛮,而不是文明。

在没有精确计算、精良工具和足够多食物的条件下,原始城邦只有依靠奴隶制,才能组织起大规模劳动,无数奴隶付出鲜血和生命才能打磨出一块刻度精准,雕工精美的石板。

不仅玛雅文明不文明,埃及文明、良渚文明同样都是建立在血腥奴隶制上的文明,哪有什么文明可言,明明就是吃人的社会。

众生平等的思想才给全人类带来了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