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不是国资,也不是全民所有制,更不是几个股东的私人企业,而是全体华为人的企业,华为公司98.6%的股权都属于员工持股平台。当某乎上键盘侠同情蛀虫时,有没有问过依然奋斗在华为,既是华为员工又是华为股东(虽然只有分红权)的广大华为人的意见。

当在尼泊尔、刚果(金)、巴西利亚的一线人与天斗与地斗、与竞争对手斗、与美国斗的时候,在公司12年仍然只是15级的蛀虫在干嘛?

他们是吸血鬼,是寄生虫,每日呆在安逸的深圳,想的不是研发、而是如何保住位置,完成考核,甚至还可能想到外面接点私活,赚点外快。他们只想着获取,不想着给予。

他们当然知道我们是按劳分配的,在他们准备停止奋斗,堕落成蛀虫的第一天,就想好了要与大家为之奋斗,又给与大家丰厚物质回报的组织决裂。他们处处心机,做尽一切吸血行为,收集保存一切对自己“有利”的证据。等待与组织决裂时,再敲一笔竹杠,再吸一口血。

蛀虫织决裂,组织确实没有“法律事实”上的证据证明蛀虫是一个蛀虫,表面上他仍然是组织的一份子,有没有变异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当组织发现蛀虫的周围还有更多蛀虫时,组织决定切除腐肉,把这群蛀虫交给国家机器,无奈何蛀虫十几年如一日,早已把规则吃透,为自己筑起一个坚硬的外壳,在疑罪从无,讲求“法律事实”的法律体系下,蛀虫依然逍遥,就像当年辛普森杀妻一样。

蛀虫的思维已经成为蛀虫的思维,不再是正常人思维,他要道歉,要赔偿,想要更多,还要绑架全国人民,全国人民当然不答应了!